文章归档

建筑赏析 > 正文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2018-09-22 12:40

35.2K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如何看待?


150人死亡,13人失踪,55人受伤和残疾。这起事件发生于1950年7月26日至29日。然而,以上并非准确数据。有更多的人躲进隧道里,经过超过三天的惊吓折磨后,走向了他们生命的终点——死亡。半个多世纪过去了,没有人出来承担责任,也无法找到真相。事件发生但无处可以找到线索。数千死难者家属不得不在没有祖先墓碑的情况下,进行祖传的丧葬仪式。人们虽然付出了无尽的努力,但是真相还是没有浮现出来,甚至被隐藏起来了。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人们说那是个战争的悲剧或者是偶然的情况。人们试图用其他事情去安抚这个事件。然而每一个证据都在诉说着这个事件的发生。老根里事件不是一个小的事件,不应该被埋在被称为战争的巨大的悲剧中。政府宣布了一个特别法律,纪念仪式也在筹备中,但是真相仍是未知。老根里事件中仍有部分情况在作为历史被讲述的时候被隐去了。谈论和平的主体和客体都不能确定。只有受害者的恐惧和失去亲人的家庭的痛苦依然历历在目。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集体记忆


因为遇难者家属的记忆才使得老根里事件浮现在公众面前。他们奔波在这里,因为他们的努力,历史叙述的一部分才得以被公开。尽管有如此多的证据,老根里事件甚至未被视为历史。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一些我们过去经历的属于个体记忆。历史记忆是只能通过历史记录了解到。然而老根里的记忆对我们来说仍然是一个积极的历史。因此,这是构建我们特征的集体记忆过程的一部分。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然而,在构建集体记忆的过程中,一种不安的氛围夹杂在事件的期望中。来自政府,受害者和家属,还有观察员的期望。这种不安的氛围是由普遍的社会记忆,通过每个人的个体记忆,和人类的说教的记忆共同构成。在仍然没有解决这种不安的氛围的地方谈论“历史”或“和平”是不合适的。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此外,在这个地方建造博物馆来体现“历史”或“和平”不可避免的要凭空而起。始于空白的建筑代表这一个建筑正在观察公共记忆的构建过程。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反记忆


违背官方历史的记忆被叫作“反记忆”。反记忆是每一个单独的个人和支离破碎的记忆活动,它试图插入一些将被制度化的记忆中去,揭露官方记忆贸然建立纪念碑和纪念符号的光环。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人的经验对建立“反记忆”很重要。尤其是身体力行的经验。当人们经历那种记忆,所感受到的空间感比视觉更重要。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老根里事件的公共记忆的构建过程现在正在进行。这座代表和平和历史的博物馆,只能告知揭示真相,但是对于某些人来说并不能阐述整个历史或是和平。它只是想要拖延一些要被当做官方写入的历史。和平历史博物馆必须捕捉公共记忆呈现渐进的过程,这些记忆将成为一座“反记忆”的建筑。它将以空间的形式进入到参观者身体中去。并将成为一座通过询问人们的经历来积累空间经验的建筑。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
思考和调整


博物馆,纪念巾和事故现场(双隧道周围)在位置与语义方面关系密切。然而,在假设的条件下,换句话说,原方案在靠近这三个代表事件的潜在意义的元素之间是比较困难的。在考虑到基地要作为一个游客开始准备体验的地方,我们建议首先对建筑所在地进做出调整,使得该博物馆成为地块整体景观的一部分。


原文和内容版权:http://www.archdaily.com/    


翻译来自:http://www.iarch.cn/,翻译:朱王倩,许航,卢荣姝
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建筑师:metaa

地址:韩国,忠清北道永同郡

项目负责建筑师:Jongho Yi, Euijung Woo

建筑面积:1892.0 m2

项目年份:2011

摄影师:Jaekyung Kim


非特殊说明,本文版权归原作者所有,来源:archdaily 转载请注明出处  

本文链接:http://www.zshid.com/?c=posts&a=view&id=2876

阅读原文

投稿邮箱:dingji9027@163.com

筑视网微信公众号:环球设计联盟

老根里和平博物馆丨METAA

0

关注筑视网

  筑视网始终坚持开放、分享、成长的宗旨,为用户提供交流互动平台和建筑设计课程。目前已是拥有十几万用户的自媒体平台,通过微博,网站,微信等渠道为广大热爱建筑及建筑系学生提供一个良好的学习平台,海量资源下载和百万数据库便是大家坚强的后盾,愿君在建筑的道路上越走越好。